生不生第二個,是個問題 羊城晚報記者 王磊 攝
   國家衛計委最近公佈,目前全國符合條件生育二孩的“單獨”夫婦有1100萬對,但截至5月31日提出再生育申請的單獨夫婦僅27.16萬對,僅占比2.5%左右。
   羊城晚報記者聯城調查發現,珠三角各主要城市,申請生育“單獨二孩”的比例雖然沒有全國那麼低,但也未像此前專家學者及社會普遍預期的那麼“熱”、其中,深圳申請比例近三成,東莞符合條件者中四成不考慮或短期不考慮生二孩。
  是什麼使不少符合條件的“單獨夫婦”對生二孩望而卻步?
  東莞:四成受訪者不考慮生二孩
   羊城晚報訊記者文聰報道:儘管“單獨二孩”生育政策在東莞已實施近七個月時間,但劉宇航仍舉棋不定,“生的話能給兒子多個伴,可是想想現在的生活成本又不敢生……”記者從東莞市衛計局獲悉,截至9月底,東莞全市共受理3751例“單獨”夫婦的再生育申請,仍有不少符合政策的家庭像劉宇航一樣,仍處於糾結當中。
  壓力大不敢生
  沒錢換大房 提學費頭疼
   此前一次民意調查顯示,1649名受訪的東莞網民里,符合“單獨二孩”條件的受訪者中,有四成不考慮或短期不考慮生二孩,而“撫養成本過高,家庭經濟難以承擔”成為了最主要的原因。
   在參與網上投票時,劉宇航懷著複雜的心情選擇了“不考慮生”。他是南城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員,月薪5000元左右,太太月收入2000多元,在一家行業協會工作。身為獨生子,劉宇航從小孤單,自從前年生了兒子後就一直再想要個女兒,“以前一直盼望著政策能放開生二孩,真的放開了我們又糾結了,擔心養不起。”
   “現在我們供的房是兩室一廳,再生一個小孩,讓老人過來幫忙帶肯定不夠住,但眼下的房價,每平方米最少也要七、八千元,哪裡換得起大房子?”扭頭看了一眼正在畫畫的兒子,劉宇航嘆了口氣:“現在300塊錢以下的奶粉你敢買嗎?幾十塊錢一袋的紙尿片你敢用嗎?小孩讀公立幼兒園一個月的費用最少也要七、八百元,私立就更別說了,價格普遍在1200元以上。等上了小學,那就更得花錢了,我一個同事為了讓孩子進中心小學,托人還花了兩萬贊助費。如果送到東華、光明這類私立學校,一年得一、兩萬塊,而且這還不算孩子參加各類輔導班、興趣班的費用……”劉宇航覺得壓力山大,搖搖頭無奈地說:“算了,不生了,把兒子好好培養好吧。”
  手續繁被嚇怕
  辦個準生證 要證父已亡?
   除了高企的生活成本外,還有不少人被周邊親朋好友們繁瑣的審批手續給嚇住了。“不問不知道,一問嚇一跳,辦個準生證可能還要出示死亡證明。”市民劉先生原本打算生二孩,但他在見證了同事葉先生的審批經歷後決定放棄,“葉先生是湖南衡陽人,獨生子,她老婆是東莞人,今年7月他們去居委會填表時被告知要求葉先生出示其父親的死亡證明。”
   “葉先生自身的獨生子女證就已經證明他是獨生子了,為什麼還要提供父親死亡證明呢?”劉先生對此很費解。據其介紹,葉先生19年前喪父,其父生前的工作單位早已解散,檔案等證明材料無處可尋。“無奈之下,他只能請假回衡陽,輾轉找了幾個派出所才開具了一張死亡證明。本以為這下只需靜待審批了,不曾想到又被要求其繼父單位提供一份計生證明。前前後後,他一共折騰了兩個多月才把準生證辦下來。”
   劉先生表示,儘管衛計部門下發文件,要求各鎮街的計劃生育部門強化服務意識,落實專人負責,做到快接、快審、快批,但前提是申請人的資料齊全。“像葉先生這種情況,繁瑣的程序會讓不少市民反感。”
  生後強制“結扎”?
  結扎承諾書 望之即卻步
   東莞當地一家網站關於生“單獨二孩”的網絡投票中,有21.13%的網友認為“要簽訂‘結扎協議’,讓‘單獨’家庭望而卻步”。記者瞭解到,目前東莞有部分居委會要求申請人在填寫材料時,簽一份“產後結扎”的承諾書。東莞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對此解釋稱,承諾書並不強制要求簽,但即使不簽這個承諾書,生完後還是需要結扎。
   記者登錄東莞當地一網站的問政平臺看到多條有關“結扎”的投訴。一名黃姓網友留言說:“我是東莞市麻涌鎮漳澎村的,現在實行‘單獨二孩’政策,在當地辦申請,居委會要求我們簽一份結扎同意書,如果不簽就不發證給我們。”
   對於此類投訴,東莞市衛計局的回應完全相同:“根據《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,已生育一個子女的育齡夫婦,女方首選使用宮內節育器;已生育兩個以上子女的,一方首選結扎措施。如果存在醫學上認為雙方不適宜結扎的情況下,可到指定的計生技術服務機構檢查,在計劃生育技術服務人員的指導下,負責任地選擇適合自己的避孕節育方法。”
   “雖然上級說結扎是首選,不強制結扎,可基層居委會不執行有什麼辦法?”折騰了兩個月才拿到準生證的葉先生也簽了結扎承諾書,他無奈地表示,此舉只是為了讓小孩出生後能順利地拿到戶口。編輯:冉丹
   1
  深圳:申請比例近三成比預期低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王俊報道:早在放開“單獨二孩”政策之初,深圳市衛計委在全市範圍內做了前期調研,被調查的深圳“單獨”家庭中,超8成有生育二孩意願。當時的調研結果顯示,滿足條件的深圳戶籍“單獨”家庭約有4萬戶,其中已經生育了一個孩子的家庭為3萬戶,初步估計還處在生育年齡且有生育意願的有3.2萬戶左右。
   不過政策放開後半年過去了,截至9月30日,深圳市衛計委公佈的數據顯示,全市“單獨”再生育申請為10446例,審批通過的9453例。經過測算,深圳提出再生育申請的家庭比例為10446/40000=26.12%。
   儘管26.12%這個數據比全國的2.5%高出不少,但在深圳市計劃生育協會常務副會長陶林看來,這個數據還是比他預期的偏低,這說明深圳市民在“單獨二孩”政策面前的選擇較為理性。
  已經申請的
  不少因“年齡不饒人”
   據悉,深圳自實施“單獨二孩”政策以來出現明顯的申請者“大齡化”現象——截至6月30日共受理單獨家庭再生育申請6108份,已辦理再生育登記5887份,其中80%以上是30歲以上育齡婦女,35歲以上的超過了20%。對此陶林分析指出,年齡偏大是“單獨”家庭提出再生育申請的主要原因。
   已經34歲的深圳媽媽陳女士是提出再生育申請者之一,“再生一個,就算養育成本高些,就當是交社會撫養費了。我這個年齡,如果不趕緊申請,不知道過幾年還能不能懷上。”陳女士身邊好幾位朋友都有類似的想法,“年齡不饒人”成為她們的最大考慮。
   現在已懷“二孩”35周的張媽媽則說:“想想自己從小就是獨生子女,成長過程挺孤單的,長大了家裡有個什麼事情也沒人商量,還是生兩個好,希望(第二個孩子)給大女兒成長做個伴。”張媽媽還說,自己有些在國外生活的同學也都是生兩個,“看來還是兩個更和諧”。
  還不申請的
  怕負擔重憂影響工作
   在深圳符合條件的家庭中,為何有7成多的家庭尚未提出申請呢?記者瞭解到,他們主要是因為“兩個孩子之間間隔年齡不夠”、“經濟負擔太重養育成本太高”、“工作計劃全被打亂”、“年齡太大怕嬰兒發育質量不好”等原因,正在猶豫,或反催捨棄掉生育“二孩”的機會。
   陶林指出,深圳“單獨二孩”政策還沒放開前,社會呼聲很多,很多人覺得一旦放開至少有60%-70%的人會選擇生“二孩”,但目前申請比例只有20%多,預計即便再過兩三年也不過50%左右,“這說明深圳家庭考慮還是很理性,會權衡與選擇,所以‘單獨二孩'不會扎堆出生。”
  佛山:申請人數逐月下降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李程、通訊員張銀鈿報道:記者獲悉,截至9月30日,佛山市共受理“單獨兩孩”再生育申請12766例,已審批同意12681例。佛山市婦幼保健院正在進行的一項關於“單獨二孩”調查顯示,在參與調研的714人中,年齡主要在20-40歲,497人表示願意生育二孩,占比為69.6%,不確定的人為130人,而不願意生育的僅為65人,僅占9.1%。
  然而,目前據佛山市衛計局掌握的情況,有一部分符合政策的家庭尚未申請二孩指標,而且現在申請人數呈現逐月下降的趨勢。
   “不想生,因為壓力大。首先沒時間照顧,第二養育成本高。”張小姐和丈夫從外地過來佛山工作,白天沒空照顧孩子,但老人家又不願意離開老家。到外面請個阿姨帶孩子,先不說費用高昂,最重要是不放心。
   在佛山居住了15年的張女士對記者說:“孩子今年十幾歲了,丈夫反對再生。再說,養一個孩子已經花掉我們一半的收入。”她給記者算了筆賬,每月學費4500元-5000元,生活費一周150元-200元,還有日常的開支,投入到孩子身上的費用占家庭收入的一半,更別說還要供房了,“現在念完小學,少說二十幾萬元吶。”
   佛山媽媽網站曾統計過,從懷孕到孩子大學畢業,在無大重大疾病的情況下,最保守的支出也得40萬元,而一路讀明星民辦學校和過優質生活,得超過百萬元,當然這是在物價不漲得離譜的前提下。雖然“單獨二孩”政策讓不少符合條件的佛山人蠢蠢欲動,但種種現實卻成了橫在他們面前,難以逾越的坎兒。 編輯:冉丹
  (原標題:“單獨二孩”為何不火?養不起手續繁怕結扎)
創作者介紹

cy09cyum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